大众传播时代电视媒体的“黄金时间”曾经是众所关注的焦点。在大众传播时代,人们的信息来源严重倚赖报纸、电视等,而这些媒体强烈的时间特性在一定程度上对人们获取信息的时间进行了定义——比如一早到达办公室读报纸是很多人得以及时获取信息的重要方式,而电视节目播出时间的固定化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将人们的时间进行了分割——在很多年的时间之中,7点和9点都被认为是人们收看新闻的黄金时间,而10点后的时间是城市白领回到家中打开电视开始看肥皂剧的时间。

网络时代的来临让一部分人从沙发中拖到了电脑屏幕前,从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们对于黄金时间的集中追捧,然而电脑的灵活性还不至于把人们从固定的位置彻底解放。传统媒体对于新闻话语权的把握使得网络媒体只能紧随其后,而电视直播对于人们对新闻知情权及时性的满足以及媒体共同体感受的培养在伊拉克战争直播以及汶川地震直播中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释放,当远方的炮火纷飞以及心酸表情近在咫尺清晰呈现的时候,我们本来以为已经过去的“电视时代”又重新回到了“强大效果时代”。黄金时间的神话仍在这个媒介形式如此丰富的时代——当报业开始发出种种哀嚎,当广播开始拖着交通拥堵而成为强大的唯一理由,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广告卖出“天价”的神话还在继续,电视仍在很多时候设置着人们的媒介议程。

手机重新定义媒介

手机成为人们最早和最晚接触的媒介形式,成为人们获取信息最重要的媒介形式之一。手机是天生的带着体温的媒体,很多人的每天即是由手机闹钟的提醒迎接新的每一天。而睡前玩手机也成了很多人每天的必修课,刷微博,看小说,手机QQ或者社区互动等,每一天都伴着人们进入梦乡。

表1.2.2:不同场合用户手机行为

手机是最早接触的信息源 33.3% 每日接触手机次数 7.87次
手机是最晚离开的信息点 62.7% 每日接触手机时长 156分钟

(数据来源:手机人2011调查,Base=11772)

有33.3%的手机人表示手机是每天最早接触的信息源。每天醒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在睡眼惺忪中查看手机中的信息变化;同时有62.7%的人群表示手机是他们每天最晚离开的信息源。现代社会人们工作压力大,焦虑多,而在睡前看手机不仅是获得娱乐的重要方式,同时也是抵御睡前无聊时间的最佳方式。

此外,手机还是人们每天接触次数最多时间最长的媒体。手机人每天接触手机的平均次数是7.87次,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最经常打开的媒体。任何时候一个人需要帮忙的时候,手机一直都是其首选;在手机上网成为一种便利的方式之后,人们不仅对于手机的接触次数迅速增多,对于手机的接触时长也立刻延长。现在,手机已经成为聚焦人们注意力最多的媒体。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同时重新定义了媒介。

首先,手机的随着特性让人们可以方便的从固定的场所解放。获取信息由从前必须固定在某个场所得以随时随地进行。现在的你可以在公车上,马桶上,被窝里,或者开会上课的时候开小差。其二,3G技术的普及是人们可以进行随时随地信息生活的技术保证。3G重新定义了手机上网,信息的快速畅通一定程度上保证了人们在对着小小的屏幕获取信息时候仍旧对下一次点击保持充满好奇的期待感,而不至于在等待的过程就失去耐心。第三,苹果、安卓等新一代智能手机的推出刷新手机上网的用户体验,从移动光标到直接触摸是人类想象力的一次跨越,从此小小的手机屏幕将上演大大的人类信息获取方式的变革。最后,微博的兴起以及实名认证机制是信息源转向发生的根本原因。在新浪微博之前,国内已经有微博开始抢夺市场。新浪微博巧妙的将其名人博客营销机制内嵌入微博之中,同时国内诸多媒体开始以信息源的方式入住微博,人们在微博上不仅可以关注自己的朋友,同时可以关注媒体来获取第一手的信息。

 睡前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黄金时间

手机上网使得人们更多的喜欢躺在床上来获取信息。手机上网获取信息的方式可以是看新闻,也可以是玩微博、看小说等。手机提供了人们获取信息最慵懒,也最舒服的姿势。

微信截图_20151005163215

图1:睡前手机上网、年龄、收入的Logistic回归模型
(数据来源:手机人2011大调查,Base=5516)

不同的人群在睡前手机上网的形态呈现出不同的趋势。如下图所示,睡前手机上网行为最稳定的群体是月收入在2000-3999元的人群,即白领人群。无收入、年龄低的学生群体睡前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比低于其他群体,而高校学生(无收入,年龄在18-25岁)的群体睡前手机上网的比例在同一年龄段中是最高的。而在28岁到40岁的人群中,收入越高其睡前手机上网的概率越高,这表明城市金领是睡前手机上网比例最高的人群。

时间概念的消逝:垃圾时间不存在

手机上网的方便性不仅在于它提供了一种随时使得垃圾时间可以变废为宝的可能性,还在于它提供给人们随时从当下场景抽身而出,进入自我营造的世界中去。因此,在功能性意义而言,手机提供的信息渠道是重要的,但是从情感意义而言,手机所提供的集成的多媒体、综合情境的可能性是重要的。

在随身听风靡世界之时,有人曾对“索尼随身听”做过文化研究,作者认为随身听的的随身特性得以使得人们随时从当下所处的情境抽离而出,而处于耳机所播放的那个世界,。随身听的时代已经过去,MP3、PSP可以解决随身、多情境共存的问题,却无法解决即时更新与互动的问题,也无法解决海量互联网资源即时获取的问题——今天,手机提供给我们一种全新的范式把这些问题统统解决。

微信截图_20151005163227

图2:在不同场合选择手机上网的比例
(数据来源:手机人2011大调查,Base=5516)

感到无聊的时候就会手机上网的手机人占到70%,公交上会手机上网的人群占到67.4%。人在感到无聊的时候会觉得时间过的特别慢,但是现代社会却提供给人们太多不得不无聊的时间,无聊的时候人们的注意力被认为是“高质量的注意力”,因此,一系列的楼宇广告、角落广告或者公交车上的广告才应运而生。相对于这些媒体形式的强迫性而言,手机上网却提供给人们最多的自主性,你完全可以决定此刻打开手机是玩游戏,看视频,或者看新闻玩微博,你还可以选择在玩无聊的时候闭目养神一会儿。同时,手机的多媒体、多情境集成以及及时互动等特征又为人们随时拜托当下无聊场景、参与线上快乐人生的法宝。人们越来越对眼前发生的事情不感兴趣,而是对远处不知何处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兴趣;人们开始随时随地发表意见,“兼职”的图文并茂的记者到处都是,从来没有一个时代的媒介形式像此刻一样丰富过,也从来没有一个时代的人们像现在一样对于此刻的时间掌控如此游刃有余过,这一切皆是因为手机上网。

同样,有67.4%的人群选择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手机上网,有59.9%的人群在等人的时候选择手机上网,有43.9%的人群在上厕所的时候会手机上网。好像现在不需要孤独的场合都不需要孤单了,因为手机上网,甚至垃圾时间都可以成为上进人的上进方式以及娱乐人的娱乐方式了。广告商们对于人们注意力的挖掘不得不改变思路了,在手机上网时代,人们对于垃圾时间的选择实在是太多了。

微信截图_20151005163238

图3:厕所手机上网:性别、城乡与学历的Logistic回归模型
(数据来源:手机人2011大调查,Base=5516)

不同的手机上网在不同的场合也呈现出了不同的使用形态,这与每个人群的信息获取特征,人群生命周期等息息相关。以在厕所手机上网为例,更可能手机上网的比例是:城市男性>农村女性>城市女性>农村男性。其中,城市男性的厕所手机上网则显示出了更鲜明的特点,具体而言即在厕所手机上网的比例随着学历的增高也升高。

每个时代都有最适应那个时代的媒介形式,也有最适应那些媒介形式的人。媒介用它的方式呈现着信息,同时也提供给那个时代的人交往的方式,并且用这些方式塑造着人类的思维。当今时代,手机及其上网功能重新定义了人们的时间观念,并在原来已经形成的时间“成规”的基础上进行着变化。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媒介的技术形式可能更能代表一个时代,而媒介呈现的内容,却真的不那么重要了。

 

2011年10月9日

手机重新定义媒介黄金时间

大众传播时代电视媒体的“黄金时间”曾经是众所关注的焦 […]
2011年10月9日

手机支付:个人移动金融终端

风起云涌的大时代  ——我们绚丽的移动互联生活3 手 […]
2011年10月9日

移动互联网的9大趋势

趋势既已深植于时代的进程和技术的逻辑当中,对趋势的发 […]
2011年10月9日

用户消费进入“母系社会”,熟女成为消费主导

在人生社会的进程中,几乎所有与技术有关的社会变革都与 […]